出借施工资质需要对提供劳务者受害承担连带责任

东合劳动法在线2020-03-24 21:28:31

为实战而来 提升HR实操技能


SUMMARY摘要

实际承包人借用用人单位资质承包工程,提供劳务者在施工过程中受伤的,出借资质的单位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类别/关键词


劳务争议/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雇佣关系/分包转包/出借相应资质/连带责任

基本案情

2015年6月9日, 发包方北京乐多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多港公司)与承包方中铁北京工程局集团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北京公司)签订了《酒店、客房室内精装修工程施工合同》,乐多港公司将酒店客房装修工程承包给中铁北京公司。

后中铁北京公司与新特鸿业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特鸿业公司)签订了《建筑工程专业分包合同》,中铁北京有限公司将酒店客房室内精装修工程分包给新特鸿业公司。新特鸿业公司将分包工程的水电部分分包给了山东首开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首开公司),万某是水电工程的实际承包人,杨某为万某提供劳务,从事电工工作,每日工资220元。

2015年11月17日下午,杨某在施工过程中,因工地内靠在墙上的水泥压力板倾倒,杨某的双腿被砸伤,经住院治疗后,杨某经鉴定为伤残等级九级。后杨某以要求中铁北京公司、新特鸿业公司、山东首开公司、乐多港公司、万某连带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营养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诉至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劳动者诉称:我在施工过程中受伤,发包方、承包方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用人单位(山东首开公司)辩称:本案涉及非法转包和违法分包方中铁北京公司和新特鸿业公司,事发时万某挂靠的单位安徽首润公司明知万某没有资质还让其借用资质施工和账户走账,属于违法挂靠行为,而发包方乐多港公司对项目分包和借用资质监管不力,行为有过失,依法上述主体都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与项目无关联亦无过错的我公司无需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认为

本案中,山东首开公司、中铁北京公司、新特鸿业公司以及安徽首润公司均具有工程施工资质,乐多港公司的工程项目在各个公司之间形成的发包、分包关系中,不存在将工程发包或分包给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雇主的行为,而山东首开公司认为中铁北京公司与新特鸿业公司之间存在整体转包的行为,违反了相关行政法律法规,构成非法转包,上诉请求判令两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该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故不予支持。本案中,杨某作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万某作为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万某参与涉案工程的施工,但并没有相应施工资质,其与山东首开公司并无任何身份关系,山东首开公司亦认可是将施工资质出借给万某,并依据与新特鸿业公司签订的合同,收取工程款,然后将工程款支付给万某。据此,万某与山东首开公司之间形成法律上的工程转包关系,因万某不具备相应施工资质,山东首开公司应当依法对杨某的损害后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实务要点

结合本案,我们讨论用人单位将相关施工资质出借的风险问题:

1、根据我国相关司法解释,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发包人、分包人只有存在将工程发包或分包给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雇主的行为,才依法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工程在发包、分包过程中违反其他行政法律法规,并不意味承担雇员损害的赔偿责任。

3、本案,用人单位与发包方签订承包合同,实际上是将其施工资质出借给不具备施工资质的承包人,据此收取管理费,在劳动者遭受损害的情况下,出借资质的单位需与实际承包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发包方和第一分包人因提供证据证明已履行资质审核义务,最终被判无需承担连带责任。

相关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

案例来源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京01民终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