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鹏回忆基建工程兵水电部队

基建工程兵2020-03-22 04:35:55

 李鹏回忆基建工程兵水电部队


导读

国务院原总理李鹏曾兼任基建工程兵水电指挥部党委第一书记,他在回忆录中,回忆了基建工程兵水电部队领导班子的配备情况

 




到国务院工作

  1983年6月4日上午,我到水电部上班,处理一批文件。部值班室通知,新华社记者要来采访并做专题报道。前一天晚上,我去李锐处,他已调中组部任青年干部局局长。他说我有可能到国务院工作,但没有透露担任什么职务,我也没有问。新华社记者的采访,进一步证实了有这件事。

  6日下午,接到中办通知,要我列席7 日下午在怀仁堂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书记处会议。这是我第一次列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书记处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七五”建设的规模问题。邓小平提出,在人大会议后召开中央工作会议,讨论文件为《集中资金和物资,保证重点建设》。在会议讨论过程中,胡耀邦点名要我介绍一些电的情况。我说,在“六五”计划中,电力是按每年400万千瓦安排的,还不能做到与用电需要同步。第一次参加会议,我没有多说话。会议期间,郝建秀和李汉平都向我祝贺,习仲勋书记对我说,我被提名为副总理已不是什么秘密。

  8日上午,水电部召开党组会。李化一传达了政协党员会议上讨论通过的中央在六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提出的国家领导人名单,其中副总理有我和田纪云,国务委员有宋平、吴学谦、王丙乾。据说中央在征求民主人士对新一届政府领导人意见的时候,无党派人士程思远有个发言说,李鹏经验丰富,又在苏学习6年,是好评之意。下午,新华社记者来照相。晚上我回到妈妈家,还收到无锡送来的衣服,正好用于出席第二天晚上的宴会。

  9日晚上,我参加了国务院招待金正日的宴会。金正日是金日成的长子,40多岁,言谈之间颇有接班人的风度。总理向金介绍:李鹏和田纪云同志已被提名为本届政府的副总理。席间,我问田是否知道,他说,对我的提名他知道,民意测验时他还投了我一票,对自己的事则一无所知。11日晚上6时半,金正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答谢宴会。耀邦同志出席,金正日和胡启立同志分别致辞。

  对于我可能去国务院工作之事,钱正英可能还不知道。6日上午我和她交换意见时,她还对我说:“埃及电力部邀请我部于1983年12 月举行第二次会议,我希望你能去一趟。”第二天上午,我和钱正英部长谈话,她说:如果调你到国务院工作,希望你对水电部的人事安排和工作提出一些意见。我说:赵庆夫副部长协助钱正英主管电的工作,可任党组副书记,推荐50岁以下的张亚圣、史大桢为副部长,贺毅任水电总局局长;电力管理体制逐步做到政企分离,大的电站、项目、电网归中央,县以下的供电可下放到地方;水电施工和设计分开,施工不一定搞一统天下,水电部队、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和水电总局可推广设立代表处的经验;部机关办好三件事,一是建设调度楼,二是办好《中国电力报》,三是办好电力医院;上海和北京两所电校可办大专班,管理学院要选有学问的人当校长,推荐沈根才同志。15日,又商讨了提一名管电的副部长的问题,王林和赵庆夫都同意考虑姚振炎。我同意,同时认为姚至少应进部组。

  19日,贺毅来访。国务院和中央军委都已批了基建工程兵水电部队归水电部党组管理的文件,从7月1日起基建工程兵水电部队移交水电部管理。我们商量,由贺毅任水电部队主任兼党委书记,崔军、翟益涛、汪成杰任副主任,孙华峰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

  这段时间我也在考虑秘书人选问题。李世忠,为人正派、谦虚,政治上比较成熟,但谈话时他对给我当秘书有些顾虑,主要是觉得自己年龄偏大。后来华北电管局局长李寿祺来电话称,李世忠经考虑愿意随我去国务院工作,一切听我的决定。另一名秘书人选郑怀生,是学英语的,现在水电部外事司工作。我认为还需要补充一名秘书,我找姜云宝和毕玉璞谈了话,他们都是技术型的。

  我一边交接工作一边考虑家庭生活安排。我和妈妈谈妥,为工作方便,以后每天就到妈妈家里吃晚饭,直到大琳从捷克斯洛伐克回来。我找三个孩子小鹏、小琳、小勇谈了话。职务变了,对孩子们要求要更严,并对三个孩子约法三章:在家里住就要遵守家里的规矩,不得夜出不归。每月要交10元生活费,但父母不会花你们的钱。不能向人家借钱、传递信件和接人家的礼品。

  17日,新华社记者和《经济日报》记者丁士相继来访。他写了一篇对我的专访,新华社的稿子是准备向国外发的。19日下午,我心情很平静,重新整理了报上发表的相片。到那时,我还没有收到出席全国人大会议的通知,也许决定人选时并不要本人在场。我既非全国人大代表,又非列席人员,不通知也是很自然的。20日下午,六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任命万里、姚依林、我和田纪云为副总理。《人民日报》18日至21日陆续刊登了新一届国家领导人的照片,我也在其中。